首页 » 论文导航 » 哲学 » 正文
阐释学视域下的翻译观
 
更新日期:2020-03-23   来源:汉江师范学院学报   浏览次数:33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阐释学是一门历史悠久且古老的学科,源于中世纪后期对圣经及古书的解读,后逐渐演变成为对神学的阐释,后经不断发展成为哲学阐释学。十八世纪末十九世

 
 阐释学是一门历史悠久且古老的学科,源于中世纪后期对圣经及古书的解读,后逐渐演变成为对神学的阐释,后经不断发展成为哲学阐释学。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施莱尔马赫(Schleirmacher)从具体的阐释经验中总结出了通用的阐释方法和阐释原则,狄尔泰(Dilthey)在其基础上将阐释学进一步发展了方法论阐释学。德国哲学家施莱尔马赫(Schleirmacher)和狄尔泰(Dilthey)作为传统阐释学的代表,他们试图通过自身知识的储备来跨越了时间的历史性,不带有译者个人感情色彩地传递原文所要表达的意思。传统阐释学的局限在于过于强调原文作者的写作意图,而忽视了人类在历史的进程中理解力的进步。

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摒弃了传统的方法论阐释学思想,揭开了现代本体论阐释学的序幕。他认为阐释应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译者对自我身份认同的基本形式,因此阐释属于方法论而不属于本体论。基于海德格尔的理论,其学生伽达默尔(Hans-Georg Gadamer)将人类的阐释结合了物质、存在、真理等哲学的范畴,否认了语言不可翻译的虚无主义的思想,创立了系统的现代哲学阐释学,将现代阐释学与传统阐释学划上了界限。伽达默尔基于海德格尔早期的研究思路进行了拓展,将艺术活动视为非认识论的阐释,将艺术的物质存在形式视为历史对未来的阐释,将客观的艺术活动视为建立阐释的真理,因此阐释成为拥有历史阐释作为基础原则的阐释艺术理论的核心,成为了解释翻译现象最有力的工具之一。

乔治·斯坦纳(George Steiner)于1975年发表了著名的《通天塔之后:语言与翻译面面观》(After Babel:Aspects of Language and Translation),将阐释学运用到了特定的翻译中,被西方学术界称之为“里程碑式的著作”,成为阐释学翻译理论的标志性事件。《通天塔之后》(After Babel)分为六章:(1)Understanding as Translation, (2)Language and Gnosis, (3)Word Against Object, (4)The Claims of Theory, (5)The Hermeneutic Motion, (6)Topologies of Culture。在第五章中,提出了著名的翻译四步骤(Motions):①“信任”(Trust)、②“入侵”(Aggression)、③“吸收”(Incorporation)和④“补偿”(Compensation)。

信任。译者从内心深处相信他所翻译的原文在当时的写作背景下,其内容是有价值有意义的,引发了译者进一步对原文相关的信息进行搜索和查询一系列的行为,进一步肯定原文的意义性和价值性。而在进一步的深入原文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来自原文的阻力,阻止译者进一步解析原文的操作,这就引发了第二步的入侵。

入侵。aggression在《牛津高阶词典》中的有两个释义:第一个是:feelings of anger and hatred that may result in threatening or violent behavior(愤怒或厌恶的情绪可能会导致恐怖的或暴力的行为);第二个是a violent attack or threat by one person against another person or by one country against another country(一个人暴力地攻击或威胁另一个人,或者国家与国家之间暴力地攻击或威胁),两个解释中都提到了暴力的行为,而译者所能做的暴力的行为则是从自身的文化背景出发,用知识储备当作自己的武器,跨过语言、文化、时代等众多因素的层层障碍,强行入侵到所需翻译的文本中,获取所需的信息。

吸收。通过暴力的行为所获取且冲破层层障碍进入另一种语言后,译者通过自身所存储的知识量进行二次组合,形成译者用自己的理解方式可以输出的产物。而在吸收的过程中,会出现两种文化之间存在空缺、隔阂等现象,造成译者在两种文化进行切换的过程中,其创造力受到了限制,出现了输入的源文本而目的语却无法输出的现象,因此译者需要对不对等的输出语进行补偿。

补偿。在入侵和吸收过程中,由于不对等的输入与输出,或者二次组合并不顺利,导致译出结果并不如译者意,而已被打破的平衡需要再一次回到平衡,就需要在已有的基础上进行补偿,添加源语中所没有的、删除源语中冗余的、合理地解释原有文化中存在,尽一切可能补偿在入侵及重组过程中所造成的损失,形成具有译者特色的完整输出语,创造出从源文本出发而又适用于目的语文本的价值。

换言之,译员从他自身所储存的知识量和经验出发,以他对原文的理解进行消化、吸收源语言文所要表达的意思,最终译文在新环境中诞生,而此时译员需要对译文进行所译文化或内容上的补偿。斯坦纳认为,“翻译即理解”,翻译也即是理解语言的过程,是最基本的交流活动之一。翻译中第一步的信任就是打破原文与译文的平衡,使译者倾向于原文;然后包围和进攻原文;译文形成后,平衡再一次被打破,因此,需要进行补偿。翻译不是简单地转换两种语言符号,而是在尊重两种历史的前提下进行地一种创造性地传递。真正的翻译实质上是双向的流动后重回平衡,这也是对职业译员的要求和翻译的难度。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阐释学视域下的翻译观

下一篇: 阐释学视域下的翻译观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云和县医疗健康集团丽水市社会保障“一卡通”就医接入(DRGS)技术接口项目包含云和县人民医院与云和县中医院的在线询价合同公告[云和县医疗健康集团]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用稿网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