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哲学 » 正文
对黑格尔艺术类型理论和艺术史观的思考
 
更新日期:2020-03-23   来源:理论界   浏览次数:30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唯心主义、泛理性主义与历史决定主义的局限性。黑格尔的哲学体系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唯心主义和泛理性主义,以及由此而来的历史决定主义,或者说,目的论

 
唯心主义、泛理性主义与历史决定主义的局限性。黑格尔的哲学体系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唯心主义和泛理性主义,以及由此而来的历史决定主义,或者说,目的论。理念和绝对精神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以前就已经存在,是世界的起点和开端,也是一切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基础和主宰。世界历史不过是绝对精神回顾以往以求自身运动的理念发展史,世界上的一切都早已包容在绝对精神自身。历史和逻辑的一致,成为了逻辑在先,历史等同于逻辑、被逻辑决定,世界一切现象包括美和艺术,都是逻辑范畴和绝对精神的自我推演和展开。从这个角度,黑格尔的哲学体系的确有其局限性。这正是贡布里希所说的,“我坚决反对艺术和文化史研究放弃寻找现象之间的联系,仅仅满足于罗列事实。但是我认为黑格尔的联系太容易了,有时候为了符合所勾勒的各门艺术的历史序列。”黑格尔这一遗产的危害可能会导致艺术的过度阐释和逻辑在先的随意联系,这的确是值得警惕的。但是,如果只罗列事实、分析具体作品,将艺术品摆在目录中,放在具体交往活动的“情境”中,不对艺术史进行历史的和内在逻辑的思索于把握,也是过于片面的。

第二,集大成的思想体系与对艺术史研究的深远影响。不可否认,黑格尔的哲学体系是一个庞大而完备的哲学体系,是康德、席勒、费希特和谢林美学思想的集大成,张玉能认为“他以美为核心构筑了他的内容丰富的美学范畴体系,总结了西方一千多年的美学发展,特别是1750年以来发展的几乎全部美学成果达到了近代西方美学的高峰。”我们必须认识到,黑格尔的艺术分类理论和艺术史观是其哲学思想体系中的一个环节,必须从整个体系出发,来理解理念到美的理念的展开。也必须认识到,黑格尔并非一个艺术史专家,他的美学思想从整体性建构上的意义更大,艺术史批评中的具体论述或许会存在漏洞,值得被商榷和修正。即便如此,黑格尔的艺术分类理论和艺术史观,在之后的西方艺术史研究中的地位和影响还是如同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艺术史和文化史中的主要代表人物,如从卡尔·施纳塞、雅各布·布克哈特、海因里希·沃尔夫林 、卡尔·兰普雷希特、阿洛伊斯·李格尔、马克斯·德沃夏克、欧文·潘诺夫斯基等等都受到了黑格尔的强大影响。从这个角度说,黑格尔的美学思想对艺术史和文化史研究的贡献仍然是巨大的。

第三,对美的真理性把握,达到了对美和艺术的更高认识。针对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对艺术的地位与目的的看法,黑格尔提出,真正的艺术不是娱乐、游戏,也不是为了外在的道德等目的,无论就目的还是手段来说,都应当是自由的艺术。靠这种自由性,艺术和宗教、哲学在同一境界,艺术不再只是一种实用的技能或者为了某种具体的用途,艺术可以展现神圣性、人类最深刻的旨趣和心灵最深广的真理。对美和艺术的这种高度的认识,将美和艺术与真理摆在了同一位置,可以说是黑格尔的一大创举。为了摆脱黑格尔的阴影,也有很多学者后来居上,反对对艺术史本身做任何的形而上的思考,比如戈德斯米特(Adolph Goldschmidt,1863-1944),他们有意回避理性思考,视这种美学超验主义为故弄玄虚。尽管这种对美的真理性的形而上学的思考难以证明和言说,但其实又是极易理解和领会的,因为艺术是要表达人的精神旨趣的,而不仅仅是技能层面的竞争和追求。艺术在不断摆脱实用功能、追求自身自由性和独立性的过程中,总是会追求更高的旨趣与精神。韦尔施说,“艺术和哲学的相通性,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原则。”回首中国的艺术与哲学,魏晋玄学就展开了对形神关系的讨论,古代书画理论中的“传神说”、“气韵说”比比皆是。贡布里希提倡艺术史家去研究造型艺术创造的个别和独特方面,这当然并无问题,但是主张任何“追求艺术本质的基本理论研究都是注定要失败的”的说法却显得不够理性和深刻。

第四,对个人与整体、具体性与普遍性的统一的重视。乍一看来,黑格尔的哲学思想和美学思想有着重整体、轻个体,重普遍性理念、轻具体性现象的问题。尤其黑格尔声称,艺术作品的每一个形象都是精神、心灵和理念的显现,而艺术也必须体现“民族精神”、担负时代使命,容易让人误解为艺术家没有自己的独特创造性,只是时代精神、文化精神的附体。比如罗素曾说,黑格尔哲学实质上所宣扬的是一种整体论体系,“世界的任何一部分若不从全宇宙为背景来看,是不能了解的。因此整体是唯一的真实”,以利奥塔为代表的后现代主义也质疑传统的整体论和本质论,他们强调世界的本质首先就是差异,差异构成了世界,要关注愿望、信仰和欲念的差异、多样性和不相容性。因此贡布里希强调艺术史的研究关注艺术家和个人,看似反其道而行之。但是也必须认识到,不论是黑格尔的“理念”还是“美的理念”,强调的都是普遍性和具体性的统一。美的理念,不是外在理念与现实实存的外在的抽象的统一,而是本身包含各种差异在内的统一,因此是一种具体的整体。黑格尔并没有轻视具体的艺术形象,也没有试图用艺术哲学“为艺术家开方剂”,他反对柏拉图式的抽象形而上学的美和艺术的研究方式,他所希望的普遍性是一种包含差异的具体的特殊的普遍性。当然,这种具体的特殊的普遍性的实现是困难的,在黑格尔的哲学体系中也并未完全达到,但黑格尔的思想出发点并未偏于一边,这应该为当今的艺术史研究所重视。如果如贡布里希所倡导的只关注艺术家而不关注艺术的整体,对艺术史上的很多问题还是难以解决,如艺术史家帕弗尔所指出的,“没有某种整体性,我们不可能认识个体性。”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对黑格尔艺术类型理论和艺术史观的思考

下一篇: 对黑格尔艺术类型理论和艺术史观的思考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云和县医疗健康集团丽水市社会保障“一卡通”就医接入(DRGS)技术接口项目包含云和县人民医院与云和县中医院的在线询价合同公告[云和县医疗健康集团]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用稿网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