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人文社科 » 正文
傩戏诗的解读
 
更新日期:2020-01-14   来源:名作欣赏   浏览次数:43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周礼夏官方相氏》记载: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傩,以索室殴疫。大丧,先柩,及墓,入圹,以击四隅,殴方良。

 
《周礼·夏官·方相氏》记载: “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傩,以索室殴疫。大丧,先柩,及墓,入圹,以击四隅,殴方良。”黄金四目的方相氏形象影响了傩的发展。牛鬼蛇神成为傩戏的代表形象之一。除此之外,腊鼓、社鼓、黄狮、青狮、头旗、赛会等都是傩戏演出中的常客。
(一)牛鬼蛇神
牛鬼蛇神是傩戏中演员所戴面具的主要样式,也是傩戏的主要组成人物。许成才在《历阳竹枝词》中道:“郁律傩怅拥九婴,年年六月逐傩行。蛇神牛鬼寻常有,见惯司空也不惊。”作为贡生的陈焕文也曾写过《历阳竹枝词》,其记载:“牛鬼蛇神傍市过,年年六月礼行傩。”还有许永庚的“前驱牛鬼蛇神样,不仅金涂四目黄”,也收入了《历阳竹枝词》。这六句诗说明了三点事实:一是每年六月开演傩戏;二是演傩戏必戴面具;三是面具样式单一,或牛鬼蛇神,或黄金四目。
安徽阜阳的杨希纯在《竹枝词》中主要是表达自己对傩戏的态度:“青天白昼现神魔,地狱层层变态多。寄语宰官须着眼,公差个个活阎罗。忍将耻辱付东流,扮女装男满街游。只掷富豪钱数百,陷人赤子作俳优。装扮鬼卒乱如麻,无罪有钱敢妄拿。”这是安徽典型的傩堂戏的表演场面。作者认为白日演傩戏是无法接受的,原因有三:演员形象可怖;扮女装男,无荣耻之心;强制陷子俳优;表演场面混乱。从根本上来看,诗人是否定傩戏的。
(二)鼓
1.腊鼓
腊鼓,即腊日或腊日前一日击鼓驱疫。朱珔,嘉庆进士,著有《小万卷斋诗稿》,多记游、怀古之作。其收录的《径县冬月竹枝词》曰:“腊鼓欣闻讲席收,分曹引队学鸣驺。诗书一月束高阁,快爇神香来打球。”其下注曰:岁暮,蒙师解馆后,儿童每晨于神祖前爇香毕,乃为诸戏。这里记述的是傩戏开始后,儿童便以鸣驺、打球为戏。“鸣驺”,指的是随从显贵出行并传呼喝道的骑卒。清曹寅《雨中和渔村韵》:“不扫春厅雪,鸣驺罢往来”,可知“鸣驺”亦指显贵。
2.社鼓
清朝文士孙茂宽在《采茶曲》写道:“社雨霏霏社鼓哗,松萝山顶绿云遮。”春社也是傩戏演出的时间。潘江,字蜀藻,号木崖,是清代著名的学者。晚年隐居龙眠山,热衷于乡土文献的发掘和整理,采录明清五百余名乡贤先辈诗作,辑成《龙眠风雅》92卷,另著有《木崖续集》。竹枝词收录的《桐城竹枝词》便是来源于《木崖续集》。诗中记载:“冬冬社鼓闹如雷,争学田家扶醉回。”写出了演奏社鼓声音之洪亮。再看詹介堂的《谯安竹枝词》:“社鼓冬冬二月时,东郊旷望昼初迟”和程学禧的《黟山竹枝词》“春来早发催花雨,社鼓冬冬赛石扉”,可看出春社的时间是二月。由此总结,傩戏演出活动,一般在二月春社时举行,所演奏的乐器多是鼓之类的打击乐器。
(三)舞狮
朱珔的《泾县冬月竹枝词》曰:“黄狮自大青狮小,一样公堂赐酒钱。”其下有注,云:大傩有黄狮、青狮之名,食物必沿成例,立春集县堂,官有赏赉。傩戏演出中,舞狮之人无论舞的是青狮,还是黄狮,都会受到赏赐。在佛教的点典籍中,黄狮就是文殊菩萨的座骑,故在安徽民间只要是春秋社、迎神赛会、神诞祭奠等活动,都有舞青狮的习俗,以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万事如意。
(四)头旗
作为官宦阶层的赵增槐在为吏二十余年后,决意记录从前的所作所闻,《麻埠茶谣》也是如此。“飞盖灵旗拥大傩,恰逢佳节乐婆娑”,车上的灵旗围住大傩。诗句下注曰:五月五日赛傩,鬼神诡异半出九歌,灵均有知,如赋大招矣。详细介绍了赛傩的时间、演奏歌曲、形式和气氛。吴梅颠的《徽城竹枝词》记载:“三管争分昔为傩,头旗今日写人和。”头旗,傩时先路以导,起到调和与引导的作用。与“云富二山各分管,分山分管亦因傩”放在一起,可得知傩戏导致了云山和富山的分山和分管。《徽城竹枝词》不仅记叙了傩戏发生的时间,还表明了吴梅颠对傩戏的态度。“傩虽古礼近于嬉,铙鼓喧天人闹□。乡傩滥觞大义阁,四月八日先看来。”《论语·乡党》:“乡人傩,朝服立于昨阶。”孔子的家乡举行傩祭活动时,必须身着朝服,恭敬站立。说明早年的傩祭是十分严肃庄严的。而如今的傩戏演出则是完全嬉闹、滥觞的,作者的批评意味分明。

(五)迎神赛社
迎神赛会是傩戏演出的必然活动。潘江的《桐城竹枝词》中写道:“二月春郊赛愿频,戏场丛里尽红尘。”“赛愿”,就是祭神还愿。“戏场丛里尽红尘”一句表达了作者的无限感慨。观一场戏就可窥探出桐城的习俗与风土人情。《鞍村杂咏》也详细记录了鞍村的赛神习俗:“赛神各社笙歌沸,五福长青老保和。”诗下注云:俗风每年二三月,各社皆演戏酬神。越城戏部最多,惟五福、长青、老保和三部素称出色。五福、长青、老保和是当时有名的戏班子,他们演出的越剧最出色。词中写出了二三月迎神赛会期间的热闹场面。鞍村内演社戏的戏班众多,笙吹歌沸,表现出人声鼎沸的生活气息。《鞍村竹枝词》写于清道光十年,当时沈香岩担任安徽巡抚幕、两广总督幕,所以这首词收录于安徽竹枝词中就不足为奇了。
徽州的五猖神神通广大,且五猖信仰非常普遍。吴梅颠在《徽城竹枝词》中记载:“年例酬神作犒猖,憎人演戏曲荒唐。纤柔大净生还丑,盔甲裙钗粉墨妆。”描写演戏酬神的犒猖之盛况,连演员的角色、服饰、妆容都被详细描绘出来。但同时吴梅颠在这几句诗中也在变相地批判犒猖现象,“憎人演戏曲荒唐”,“憎人”“荒唐”二词明确表明了作者对犒猖活动的不喜。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傩戏诗的解读

下一篇: 傩戏诗的解读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东莞深能源樟洋电力有限公司2×390MW级燃气-蒸汽联合循环发电扩建项目电能量采集装置及电度表屏采购招标公告
分类浏览
 
 
 
 
 

(c)2008-2013 用稿网ssss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